图片系列
骑兵有码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小说系列
步兵无码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我立即起身光着脚,悄悄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竖着耳朵听了听。
  不错,那声音确实是从主卧里传出来的。
  开始是吱吱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晃动床板,后面是床头撞击着墙壁,发出的咚咚声。
  我踮着脚尖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了听,只听哥哥喘着粗气。
  与此同时,嫂子也发出节奏感十分强的低吟声。
  晕死!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股丹田之气直往上涌,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而且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
  没一会儿,随着床头猛烈敲击着墙壁几下,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感觉一颗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门外的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完了?”里面忽然传来嫂子意犹未尽的询问声。
  “嗯。”
  “我说大虎,你究竟怎麽回事?就这麽三下五除二地了事,看来这辈子我们是不可能有孩子了!”
  “小玉,你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子说事,这样会给我增加心理负担的!”
  “哈,这麽说你没用还怪我咯?你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做不了爸,可别耽误我做妈,你要是还不把身体调理好,就别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说完,温如玉好像朝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会就传来沐浴的声音。
  我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还心跳不已。
  嫂子温如玉长得那麽丰满性感,哥哥贾大虎斯斯文文的哪里是她的对手?除非是换成我……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太龌龊了。
  虽然我跟贾大虎不是亲兄弟,只是同村同姓,往上数十八代,才有一个共同的祖上。
  但是这麽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不是他的帮助,我都考不上这所大学,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
  他那个方面不行是他的事,再怎麽,我也不能对他的老婆温如玉有那种想法呀!
  我的耳旁,一直回蕩着温如玉刚才的低吟声,脑海里,满满都是她性感丰满的身影。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臆想着温如玉自已行动了起来。
  没几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种爆发的感觉,让我全身放松。
  由于这次太快,我都没有準备好卫生纸,直接弄了一短裤。
  我赶紧起床换了条短裤,把弄髒的短裤放在床头,像是真的开了一次洋荤一样,舒舒服服,甜甜美美地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因爲军训还没开始,我一直睡到八点,才被温如玉叫起来吃早点。
  我起身低头一看,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那条短裤不见了。
  我走到窗边一看,发现那条短裤已经被洗干净,正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架上。
  卧槽!
  这下完了,我特麽待会儿怎麽面对温如玉呀?
  贾大虎一大早就走了,温如玉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
  我只顾低头吃着包子喝着牛奶,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
  “二虎,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别扔在房间,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
  我满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的“嗯”了一声。
  温如玉看到我这副样子,居然扑哧笑了一声。
  “怎麽,二虎,上高中的时候,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
  我不知道她什麽意思,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赶紧又把头低下。
  “看样子是没上过,那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有例假吗?”
  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
  “二虎,你现在也是大人了,男女生理上的事情,也应该懂一点,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一听到那种事情就脸红。”
  那得看是谁吧?
  如果是我的小伙伴们倒也无所谓,问题是她,我不脸红才怪。
  “其实就像女人的例假一样,男人的身体也需要一种排泄,有的是梦中排泄,有的是自己用手,我看你短裤上那麽多,是自己用手弄的吧?”
  虽然她已经进行了铺垫,说那种事情很正常,我还是有点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二虎,虽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小撸怡情,大撸伤身,我现在都怀疑,你哥哥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撸多了,现在一上床就不行……”
  “噗——”
  我差点被牛奶给呛着,张嘴喷了一桌子。
  “对不起!对不起!”
  我尴尬的站起身来,正準备找抹布,温如玉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
  “二虎你看,就像这口奶,你喝的再多都不叫浪费,如果喷到桌子上,那可就太可惜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下没反应过来。
  “傻呀?”温如玉嫣然一笑,“你那东西只要排在正确的地方,再多都不是浪费,可总是弄到裤子上,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狂汗!
  听了这话,我全身上下立即僵硬起来。
  我赶紧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着包子。
  “小心,别噎着,来,喝我的奶吧!”
  嗯?
  我一下懵了,赶紧抬头看着她那小胸脯。
  温如玉白了我一眼:“往哪里看呀,我又没生孩子,哪里来的奶?”
  说完,她把手里的阳光酸奶往我面前一递。
  我脸红的像猪肝一样,真恨不得一头碰到桌角上撞死得了。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夜莺般的声音:“温老师在家吗?”
  那个声音很好听,甚至不用看长相,我就能断定她绝对是个网红般的美人坯子。
  听到那个女人的喊声之后,我赶紧起身跑过去把大门打开。
  卧槽,这女人长得太美了!
  一头披肩的秀发飘逸柔顺,标準的瓜子脸,鼻梁尖细而挺拔,再配上烈焰般的红唇,就算不看她魔鬼般的身材,也完全秒杀任何一个我所见过的网红,绝对算得上是祸水级别的美人。
  美女看到我也愣了一下,眨了两下眼睛,居然调侃了我一句:“小帅哥,我没找错门吧?”
  温如玉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
  “我说陈大编辑,别逗了,他是老贾的弟弟,刚从乡下来,可别吓着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副校长的老婆,名叫陈灵均,今年三十多岁,可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
  她家就住在隔壁,右边就是她家,两家阳台之间,就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
  “哟,这是贾副教授的弟弟,是亲的吗?”
  “瞧你这话说的,当然是亲的,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
  陈灵均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虽然嘴里是在跟温如玉说话,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怎麽感觉你们家正在上演《金瓶梅》呀?”
  “什麽意思?”
  “虽然贾副教授的个子不矮,可瘦得就像根竹竿,要是把这弟弟比喻成武松的话,他可就是武大郎了。我说温老师,你该不会扮演潘金莲吧?”
  温如玉白了她一眼:“我说陈大编辑,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都大一了,还有什麽不懂的吗?”
  陈灵均扑哧一笑:“好了,好了,不瞎扯淡了,搞定了没有?搞定了我们就走吧,她们几个还等着呢!”
  “那我们走吧!”温如玉转而对我说道,“吃完早点后该干什麽干什麽,桌子上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
  “嗯。”
  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
  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悄声对温如玉说道:“这孩子挺腼腆的,别说是从乡下来的,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
  “好了,好了,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能不能端庄一点?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还以爲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个个作风都不正派呢!”
  “我去,你丫的骂人不带髒字呀?”
  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一边朝外走去,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上了一辆小轿车。
  开车门的时候,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上,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
  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
  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并没有完全开窍,更不懂得如何去和女人相处,像陈灵均这样看上去就结过婚的女人,过去我想都不会想。
  我的魂早就被温如玉勾走了,只是因爲自己是个有底线的人,只好转移目标,把对她的迷恋转嫁到陈灵均身上而已。
  真要是比较起来,其实我更喜欢温如玉那种类型的女人,她更加丰满,也更加高挑挺拔。
  但在我和温如玉之间,永远有贾大虎这道让我过不去的坎,而陈灵均则不一样。
  她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
  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上车时的最后那次回眸,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
  整整一个上午,我一个人在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大脑里一会是温如玉,一会是陈灵均,就算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激动的心情始终都没能平静下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我能够清晰地听见,是温如玉和陈灵均在讲话,心里期待着陈灵均能和温如玉一块儿进来。
  门开了之后,温如玉却在门口跟陈灵均道别,多少让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
  “二虎,快,看看嫂子给你买了什麽?”
  温如玉走到沙发边上,把一大摞塑料袋往沙发上一放。
  我惊讶地发现,她给我买了好几套T恤衫和休閑裤,上面都是明码标价,最便宜的都要两三百块钱一件,最贵的一件T恤,居然要六百。
  当时我就懵了!
  我全身上下都是地摊货,没有一件衣服超过五十块钱,看到一摞的高档衣服,心里正纳闷:这些衣服买回来是给我穿的,还是让我收藏呀?
  “还傻愣着干什麽?赶紧换上一套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合适,合适,就是太……贵了。”
  “你都没试过怎麽知道合适?来,赶紧换上一套穿给嫂子看看。”
  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她当然知道我的型号,按照我的型号买,肯定错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有些衣服的型号恐怕不对,所以温如玉非要我换一套试试。
  说完,她直接拆开了那套最贵的T恤和休閑裤,然后站在边上看着我。
  毕竟我也是个十九岁的人了,比温如玉还高出十多公分,当着她的面,我不好意思脱外套。
  温如玉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回过味来后,居然伸手掀起我身上的T恤:“在嫂子面前还害什麽羞?赶紧穿上!”
  当她掀开我的T恤,看到我胸前茂密的胸毛之后,一下惊呆了。
  老实说,这个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
  我跟其他人有点不一样,读初中的时候胸口就长了毛,平时光着膀子打篮球,踢足球,同学们都知道。
  男同学们爲此经常讥笑我,女同学也没有一个愿意与我同桌。
  爲了这一身的胸毛,我一直处于自卑之中。
  没想到现在又被温如玉看到了,我真恨不得找个墙角直接撞上去。
  令我意外的是,温如玉片刻错愕之后,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一道奇异的目光,并没有嫌弃和厌恶的意思,反而像是暗自惊喜。
  我赶紧从温如玉手里接过T恤套在了身上,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温如玉接着让我试试裤子,我刚解开皮带就发现不对。
  因爲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上午两个美妇,身体早已发生了强烈变化。
  我只好背过身去脱下裤子,又从她手里接过新裤子套了上去。
  温如玉笑笑没吭声。
  我转过身来时,却发现那个地方还是撑了起来,正準备转回身时,温如玉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干嘛呢,让嫂子看看合适不合适?”
  说完,她居然给了我一个海底捞。
  被她纤细的手指碰到时,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一撅屁谷,希望让过她的手。
  温如玉却恍若未觉,继续用手扯着我的裤子,不时触碰着我,装模作样地说道:“挺好的,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她又上下端详了我一番,好像刚才不是故意的,反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结结巴巴地说道:“谢……谢嫂子。”
  温如玉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眼睛,突然问道:“二虎,你是不是看上了刚才那位大姐呀?”
  我吓得一脸胀红:“没有,没有……”
  “你还骗嫂子,不知道嫂子是过来人呀?看看这都翘起来了,还说心里想着的不是她?”
  晕死!
  我真想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我悄悄地瞟了温如玉一眼,却发现她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那什麽,嫂子,我……我……”
  “我什麽呀?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过来,再让嫂子看看腰围是否合适。”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非礼吗?
  我悄悄地瞟了她一眼,她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我。
  “那什麽,嫂子,我……我……”
  “我什麽呀?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再让嫂子看看腰围是否合适。”
  我显得十分漠然的向前跨了一步,温如玉瞟了我一眼,一边装模作样地让我转身,看了看腰围,一边又用她的手,有意无意地碰着我。
  虽然隔着衣服,可被她的手来回不停地蹭着,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平生从未有过的愉悦。
  温如玉又说道:“你真是人小鬼大,一定以恋爱的名义,玩过不少女同学吧?”
  “没……没有,我……我从来没碰过女孩子。”
  “没碰过女孩子,怎麽会对少妇感兴趣呢?”
  我赶紧解释道:“嫂子,我真没有,只是……”
  “只是她在勾引你,对吗?”温如玉笑道,“她可是副校长的爱人,虽然性格张扬一点,却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她看你的眼神好像真的不一样。”
  怎麽,连她都发现了,看来我的判断并没错,陈灵均真的对我有意思?
  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幻化成一团热血,直接撞击着我脑袋的皮层。
  我脑补着昨天晚上贾大虎和温如玉在一起时的情景,如果换成我和陈灵均,自己一定会像只扑食的饿虎,让她拼命尖叫着求饶。
  或者像一阵摧枯拉朽的风暴,直接碾碎她…
  就在我短暂出神的瞬间,温如玉居然用两只手指,顺着我上下捏了捏。
  我去!
  这……特麽也太那个啥了吧?
  我浑身一个激灵,居然有一种小酥麻的感觉。
  就在这时,大门“咔哒”一下被人用钥匙打开,贾大虎突然出现在门口。
  吓得我浑身一哆嗦,一脸胀红地看着贾大虎,做贼心虚地高声喊了一句:“哥——”
  温如玉却像是没事一样,非常自然的放开手,却一直装模作样的打量着我,甚至还喊了一句:“大虎,你过来看看,二虎这套衣服怎麽样?”
  贾大虎似乎并没察觉出异样,估计以爲看到温如玉给我买了许多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把公文包往桌子上一放,走到我面前上下端详了一番,点头道:“不错,不错,太帅气了,真不错!你嫂子从来都没给我买过这麽多衣服,以后在家里可得好好听你嫂子的话。”
  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一点,赶紧点了点头,又对温如玉说了声:“谢谢嫂子。”
  温如玉笑了笑,拿着她自己买的衣服走上楼去。
  贾大虎立即凑到我耳边说道:“没事,我年薪二十多万,一分不少地全给你嫂子,她过去只贴娘家,难得她愿意替你买衣服。记住,不管以后你嫂子给你什麽,你都理直气壮地拿着,那都是哥的钱!”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他还是大学的副教授呢,怎麽就不想想,爲什麽温如玉对我会这麽大方呢?
  贾大虎又上下端详了我一下,伸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这才像个大学生的样子!”
  “哥,”我皱着悄声道,“这……也太贵了,在老家,这一身衣服能抵我们好几个月的伙食。”
  “哟,你们哥儿俩咬什麽耳朵,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呀?”
  温如玉从楼上下来,面带微笑地调侃了我们一句。
  贾大虎赶紧解释道:“谁还敢说你的坏话?二虎刚才说,这辈子都没看过这麽好的衣服,如今穿在身上还真不舒服。”
  “那就是你这哥哥没做好,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却从来不关心一下弟弟,你还好意思说?”
  “嘿嘿,是我想得不周到。”贾大虎转而对我说道,“二虎,俗话说得好,长嫂爲母,以后你要是赚钱了,可别忘记了好好孝顺你嫂子!”
  我尴尬地笑了笑:“一定,一定!”
  温如玉抿嘴一笑,直接朝厨房走去。
  贾大虎让我把那些衣服都拿回房间去,我把衣服放进房间的衣柜后,一个人靠在墙边发呆。
  贾大虎对我亲如兄弟,可温如玉却发现了我人性的弱点,就像是个收藏家,把玩着自己的藏品一样,不断把玩着我的激情。
  我该怎麽办?
  也许命中注定,贾大虎这辈子要被戴绿帽子,可那个人怎麽着也不该是我呀!
  虽然我对温如玉充满了无尽的遐想,昨天晚上还一意淫了她一把,但做人起码的底线还是应该固守的吧?
  我决定吃饭的时候向他们提出来,自己搬回学生公寓去。
  温如玉很快做好了午餐,喊我下去吃饭。
  我们三个呈三角形坐着,贾大虎坐在中间,我跟温如对面坐着。
  刚刚吃了两口饭,我正準备开口说自己要搬走。
  “对了,”温如玉突然对贾大虎说道,“今天我跟陈灵均提了一下你评教授的事情,她说现在规定越来越严,你非得到老少边穷地区支教一年,才有可能评上的。”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腿内侧,像是爬上来个什麽东西,赶紧低头一看,原来是温如玉的脚从对面伸了过来。
  她脱下了棉拖鞋,脚上穿着透明的丝袜,脚趾上还抹着红色的指甲油,不停地用大脚趾撩拨着我。
  她一会儿用大脚趾朝下按按,一会儿又从下面往上挑。
  我的一颗小心髒,立即跳到了嗓子眼,赶紧把身体往桌子前倾,生怕被贾大虎发现。
  想想温如玉也是没谁了,早上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她也没有如此夸张的举止。
  现在贾大虎就坐在边上,她居然如此肆无忌惮,难道她就是喜欢这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吗?
  贾大虎阴沈着脸应了一句:“问题是就算去支教,也不一定评得上。”
  “那你打算放弃了?”
  “在副教授里我本来就算年轻的,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明年想评爲教授绝对不可能。除非是校领导直接找我谈话,明确只要支教一年就能评教授的话,我才会去的。”
  “那咱们就去送点礼呗!”
  “你没搞错吧,全国上下反腐一盘棋,这种时候你就是想送,也没人敢接呀?”
  “那要看送什麽?”
  贾大虎一脸愕然的看着她,反问了一句:“送什麽?”
  温如玉又用她的脚踩了踩我,我忽然明白了,她是想把我作爲礼物送给陈灵均。
  我不仅没有那种被利用的感觉,反而暗自兴奋起来。
  温如玉这时瞟了我一眼,对贾大虎说道:“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回头再去找找陈灵均。”
  因爲明天开始军训,晚上我想早点睡,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午休,因爲被温如玉撩得够呛,整整一个中午,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怎麽也睡不着。
  不过此时此刻,我心里想着可不是陈灵均,而是温如玉。
  我甚至臆想着,一旦贾大虎睡着了,温如玉会不会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呢?以她中午在桌子底下干的事,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麽事她干不出来。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整个中午她并没有来我房间,相反倒是上班的时候,他们夫妇一块儿离开。
  出门的时候,温如玉伸手挽着贾大虎的胳膊,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居然让我心里醋浪滔天。
  我倍感失落地走下楼去,正準备到操场上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球。
  刚刚出门,突然一个东西从上面飘落在我的头顶,我伸手拿下来一看,居然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前面是一块三角形的红布,三个角延伸出三根红带子,开始还以爲是口罩,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丁字裤呀?
  我一抬头,发现隔壁的阳台上,陈灵均正探出个脑袋,面颊微红的对我笑道:“是二虎吧,不好意思,我的裤子掉下去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嘀咕了起来,难不成她当我是傻子?
  她家的平台与这边一样大,晾晒衣服的铁丝都是横跨在正中间的,就算有风吹下来,也只会落到平台上,根本就不会飘到下面来。
  就算是飘下来,也应该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显而易见,她确实是準备收衣服,估计听到我们这边关了两次门,所以探头朝下一看,发现我在门口,急中生智的把她的丁字裤扔到了我的头上。
  否则她的脸,也不会在瞬间绯红一片,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如果这是她耍的小心机的话,那麽已经成功了,我的小心髒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但却佯装无事地笑了笑:“没事。”
  “那什麽,你等一下,我过去拿。”
  一想到她是副校长的爱人,贾大虎评教授职称的事,还要仰仗她在副校长旁边吹枕头风,就算她不是故意的,而我对她也没有想法,这个时候也该拍拍她的马屁。
  “要不还是我送过去吧?”
  “那就谢谢你了,我马上下来开门。”
  我走出院子绕到她的院子门前,门口的小铁门“嗒”地一声开了。
  我沿着台阶走到防盗门门口的时候,她刚好把门打开,不算太高的胸部有节奏的起伏着。
  看来她是一路跑下来的。
  我把丁字裤递给她,她嫣然一笑:“进来坐会儿吧,家里没人。”
  晕,她后面那一句“家里没人”的信息量太大,是在向我暗示什麽吗?
  我微微一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她赶紧把门一关,我刚刚把鞋子脱下,她立即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棉拖鞋,那应该是最大的一双,可我穿的还是有点小。
  “来,在沙发上坐会,有香烟,有水果,你想吃什麽自己来,别客气。”
  她家的水果和香烟都是高级的,连客厅里的装潢和我所坐的沙发,都比贾大虎家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我会抽烟,但却不敢动手去拿。
  毕竟这是副校长的家,我一个刚入学的学生,怎麽能在她家吞云吐雾?
  我挺直腰板,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努力想表现得自然一点,却感到面部的肌肉已经僵硬。
  陈灵均坐在我的旁边,虽然不停的劝我吃着吃那,貌似想让我放松下来,其实她也挺紧张的,我能察觉到她的嘴唇都在微微颤抖,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有褪干净。
  如果她把我当成邻家的小男孩,根本用不着这麽紧张,恰好是从这一点让我十分肯定的判断出,她对我绝对有那种意思。
  正因爲如此,我们一直尴尬地坐着,谁都不知道怎麽开口。
  恰好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人问了一声:“副校长好!”
  副校长回答了一句“好”,随后传来吧嗒一声,看样子他是打开了院子外面的铁门。
  陈灵均当即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惨白,悄声脱口而出地地说道:“糟了,我老公回来了,你赶紧躲到楼上去!”
  说完,她立即起身跑到门口,拿起我放在门口的鞋子,转身就往厨房里跑。
  我也懵了,穿着那双棉拖鞋三步并着两步跑到楼上,一想到她家的凉台,与贾大虎家只有一块砖的厚度,赶紧爬上凉台,翻墙到了贾大虎家。
  等我来到客厅坐下之后,忽然愣住了。
  妈蛋的,我跑什麽呀?
  副校长开门进来又怎麽样?
  我是贾大虎的弟弟,就住在隔壁,大白天的串个门有什麽错,至于做贼心虚的如此狼狈吗?
  一会儿就听到隔壁的门声响起。
  我赶紧起身站在窗边一看,副校长也只有四十多岁,细皮白肉的,个头跟我差不多,容貌也很英俊,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白马王子,即便是现在,恐怕也能毒到那些中年控的小萝莉。
  我实在想不明白,如果说温如玉想打我的主意,完全是因爲贾大虎那个方面不中用,那陈灵均又是爲什麽呢?
  我听温如玉说过,他们俩还有个读二年级的儿子,因爲放假送到外婆家去了,过两天就要接回来。
  像他们这样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羡慕嫉妒恨。
  而且温如玉还说过,陈灵均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又是怎麽中了我的毒呢?
  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防盗门响了,陈灵均提着个塑料袋出来,直接走到我这边按响了门铃。
  我立即打开开门的按钮,然后又打开防盗门。
  陈灵均走进来之后,满脸通红地问我:“你跑的真快,是从阳台上翻墙过来的吧?来,这是你的鞋子。”
  我换上了一双拖鞋,把她的拖鞋放回了塑料袋。
  她尴尬的笑了笑,转身準备离开。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一股勇气,突然问道:“陈大姐,有件事我没想明白,刚刚副校长回来你那麽慌干什麽?我们就住在隔壁,大白天的串个门又怎麽样?”
  陈灵均有些难爲情地笑道:“他刚刚出门不久,因爲有份文件落在家里,所以转身回来取。你也不想想,他刚出门的时候还是我一个人在家,转身回来就多出一个你,你说我是解释还是不解释?”
  她这话是挺在理的,就刚刚那个情景,解释不解释都很别扭。
  解释吧,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解释吧,任何一个老公刚刚出门突然返回,却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就算是隔壁邻居,谁又能保证他不会想到网络上疯传的隔壁老王呢?
  我故意笑道:“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大姐是不是心里有鬼,所以才会这麽患得患失呀?”
  陈灵均愣了一下,突然笑道:“你嫂子说你老实,我看你挺油的,你这是在撩我吗?”
  “没有,没有。”
  “再说了,刚刚你心里是不是也有鬼呀,否则你仓皇失措地翻墙干什麽?”
  我正想辩解一下,可又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
  中午被温如玉撩了那一阵子,体内真有一团火发泄不出去。
  我把心一横,干咽了一口之后,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她,满脸胀红的说道:“我心里是有鬼,因爲我没看见过大姐,你这麽漂亮的女人。我嫂子说你都结婚生小孩了,可我怎麽都不相信,总觉得你只是个学姐而已。”
  陈灵均瞪大眼睛看着我,扑哧一声笑道:“你小子真会说话,看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我都相信自己没结过婚了。老实说,是不是很多女孩子就这麽被你泡到手了?”
  “不是,没有,我……我从来没谈过恋爱!”
  她往前迈了一小步,胸部一挺,脖子一扬,貌似不屑一顾,眼神里却满满都是柔情地冷哼了一声:“哼,我不信!”
  她挺起来的胸部,几乎贴到了我的胸口。
  一股令人亢奋的香味儿,正从她雪白的颈脖子里升腾而起,直扑我的心扉。
  浑身骤然而起的一股燥热,使我在瞬间失控,我扑通一下把她摁在门后,没头没脑地亲吻起来。
  陈灵均完全懵了。
  恐怕她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麽大的胆。
  她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似的。
  一只手提着塑料袋,另一只手定格在空中,整个人靠在防盗门上,微微昂着头,任由我啃猪蹄般疯狂亲吻着,胸部剧烈的起伏着,鼻孔喘着粗气。
  别说是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麽回事。
  扑向她的那一刻,我的理智其实已经完全丧失。
  原以爲她的嘴唇是滚烫的,可当我张开大嘴,把她整个嘴含进嘴里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嘴唇是冰凉的,而且一直都在微微颤抖。
  我开始只是用嘴唇贴着她的嘴唇,后来觉得有点不过瘾,立即把她整个嘴唇含在嘴里,接着又开始咬起来。
  陈灵均痛的浑身一哆嗦,立即用一直定格在空中的那小手,握成一个小粉拳,不轻不重地捶着我的腰。
  我松开她的嘴之后,她另一只手松开塑料袋,伸手在自己的嘴唇上抹了一下,又看了看手掌。
  估计刚才把她咬痛了,她以爲出了血,在确认没出血的时候,她挥动起两只小粉拳,连续的击打着我的胸口。
  “嗯——,讨厌呀,你把人家嘴唇咬的这个样子,让人家怎麽出门见人呀!”
  晕!
  别看她三十出头了,这一刻显露出的萌态,绝对比我们中学时代的校花更加撩人心魄。
  不吹不黑。
  这一刻的她,绝对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虽然知道她是故作姿态,但我还是显得十分拘谨和慌张地向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我有点情绪失控,丧失理智了。”
  陈灵均瞟了我一眼,看我一本正经道歉的态度,又扑哧地一笑:“你这个小坏蛋,看上去一副憨厚淳朴的样子,其实心里坏得很。”
  “没有,没有,大姐,我……我……”
  “算了,念你是初犯,就不跟你计较了,这种事情以后可不能再出现了?”
  我赶紧点头道:“不敢了,不敢了。”
  陈灵均把头一歪,一声不吭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是不是你哥哥和嫂子,在背后说了我坏话,所以你才敢在我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呀?”
  心里一愣!
  我甯可让她把我当作坏人,也绝不会让她误会贾大虎和温如玉,别到最后没帮上忙,还毁了贾大虎的前程。
  “没有,没有,我哥和嫂子从来不在我面前说任何人的,因爲在他们看来,我还是个孩子。”
  “那倒是,连我都被你的假象蒙骗了。”
  “没有,大姐,我……我……我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麽,刚才那事,我……我……”
  “算了,那麽紧张干什麽,不就是亲了个嘴吗?一个大男人,敢做还不敢爲?”
  “那什麽,我……我只想说,刚才真是我一时沖动,跟我哥我嫂没任何关系。”
  陈灵均点了点头:“话说回来,连个嘴都不会亲,就算是坏人,你也坏不到哪里去!”
  我一下愣住了,心想:这话说的,我要是不会亲嘴,那刚才我亲的是什麽,你的屁股吗?
  看到我瞪着一双愕然的大眼,就知道我心里不服。
  陈灵均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突然把嘴凑了过来,给我上了一堂接吻的实验课。
  当她嘴唇贴近我嘴唇的一瞬间,突然伸出舌头,在我的嘴唇上画了一个圈。
  我情不自禁地把嘴唇张开。
  她的舌头,就像是一尾在鱼缸里畅游的小金鱼,十分滑溜地在我的唇齿之间翻飞着。
  我勒个去!
  我倒是看过别人接吻,原以爲就是嘴唇深情的贴着,没想到还暗藏着舌头这个机关。
  最要命的是,她用舌头撩拨着我的舌头,当我的舌头跟着她的舌头,伸进她嘴唇里时。
  她先是像含着雪糕,嘟着嘴,不断吸允着我的舌头,到后来居然咬着我的舌头不放。
  除了舒适之外,还有点小疼痛。
  我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小蛮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衆,号[雄霸文学] 回複书名“顽主”,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意思是让她松开。
  她搂着我脖子的双手却越搂越紧,始终咬着我的舌头不放。
  趁此机会我使了个坏,突然伸出双手摸到她的胸前,结结实实的捏了一把。
  她突然松开嘴,双手使劲把我的手打开,皱着眉头,低声呵斥了我一句:“臭小子,得寸进尺了?”
  说完,她弯腰捡起塑料袋,转身就要离开。
  看见她真的发火了,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拽着她的胳膊:“大……姐,你……别生气,我……我刚才只是没忍住,下次不敢了。”
  “什麽,你还想有下次?”
  “不是,不是……”
  “算了,今天的事可不能跟任何人说,听见没有?”
  我赶紧点了点头,心想:只要你不跟别人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的。
  之后,陈灵均非常优雅的甩了一下秀发,对我说了句:“好了,我回去了。”
  意犹未尽的我,虽然心里满满的都是不舍,但又不敢再提出过分的要求,只能“嗯”了一声。
  也许她真正喜欢的,就是我与生俱来的这副憨态吧?
  她伸手拧动门锁把手的时候,回头又对我说了一句:“对了,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说不定以后我家里有什麽事,还要请你帮忙呢!”
  我赶紧把手机号码报给她。
  她打开防盗门之后,低声啐了我一句“小色鬼”后,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我把门一关,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衆,号[雄霸文学] 回複书名“顽主”,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立即兴奋得跳了起来。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我对温如玉患得患失,既想又怕,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陈灵均却给我来了个投怀送抱。
  虽然她给我来了个适可而止,可我心里清楚,既然导火索已经点燃,爆炸是迟早的事情。
  整整一个下午,我来回在客厅里蹦跳的,忍不住还引吭高歌了几句:“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下午温如玉和贾大虎一块回家,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衆,号[雄霸文学] 回複书名“顽主”,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们下班的时候,又在超市里买回许多菜,温如玉直接在厨房忙了起来。
  贾大虎却把我那在沙发上坐下,悄声对我说道:“二虎,你来了真好,我终于又找到了家的感觉。”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衆,号[雄霸文学] 回複书名“顽主”,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他什麽意思,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贾大虎笑道:“你没来的时候,我跟你嫂子不是在食堂吃,就是跑到外面吃,家里很少开火的,在我印象当中,家里的冰箱今天是第一次被放满。”
  我无可置否的笑了笑,显得不好意思的说道:“哥,真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和嫂子,等我以后参加工作有了钱……”
  “别跟我提钱的事!”贾大虎显然知道我要说什麽,立即打断我:“二虎呀,咱们可是从贾家村走出来的,绝无仅有的两个大学生,我这辈子是得了妻管严,实在是没办法。你将来要是有出息了,一定要回乡好好帮帮大家,别让村里人以爲我们都忘了本。”
  “哥,你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姓贾!”
  吃饭的时候,我们还是跟中午一样坐着,温如玉又主动地跟贾大虎扯扯閑话。
  与此同时,她的那只脚又从桌子底下伸了过来。
  不知道是她还是我离桌子太远,她这一次没够着我的身体,只是刚刚碰在了我的椅子边。
  没想到趁着贾大虎不注意的时候,她居然还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把头一低,双手把椅子朝前移了移。
  她的脚掌不停地顺着我的腿往上爬,当停留下来之后,脸色一下好看了许多。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